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市场信息 >> 冶金 >> 内容

业内称钢企三万亿负债压顶遭银行抽贷1400亿

时间:2014-5-21 8:20:17 点击:

    “现在钢铁企业不受地方待见。”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会长、宝钢集团董事长徐乐江直言钢铁业的尴尬变化。

  在5月18日召开的第八届中国国际钢铁大会上,徐乐江也鼓舞士气:“钢铁的未来是很好的,关键是你能不能撑到那一天。”他认为钢铁行业不可能在短期内从困境内走出来。

  今年第一季度,钢铁行业出现了进入新世纪以来的第一次全行业亏损。中钢协数据显示,重点统计企业实现销售收入8688亿元,实现利润-23亿元,由盈变亏。累计亏损面45%,同比增加14%。

  另外,国际钢铁大会还公布了一组数据,我国钢铁产能利用率在76%以下,过剩产能在1.8亿~2.4亿吨。

  而引起诸多钢铁业内人士热议的,除了老生常谈的“行业下行”和“产能过剩”的话题外,更多表露出来的是对新环保法和来自银行贷款方面的多重压力。

  全国中小冶金企业商会名誉会长赵喜子近日透露,银行业今年开始从钢铁行业抽贷至少1400亿元,同时还上浮利息。

  银行抽贷上千亿

  中钢协会员企业一季度资产负债率已攀升至69.56% ,这一数据引起了业内的警示。

  赵喜子表示,目前钢铁企业负债约3万亿元,其中一半是银行贷款,今年开始银行已抽贷10%,至少抽贷1400亿元。

  与此同时,贷款利率也在提升,原来国有企业按基准利率下浮若干点的优惠政策被取消,变为上浮若干点,而民企贷款利率则继续提高,使得一季度钢铁企业财务费用提升了22%。

  “抽贷和提高利率使得一些企业资金链断裂,没有断裂的也面临断裂危险。银行抽贷并不是因为银行缺钱,而是因为上层政策。”赵喜子说。

  钢铁企业负债率高达70%,应收账款和存货不断提高,不少钢企靠降低折旧和变卖资产来装点账面利润。“在这种情况下,银行贷款就是企业的救命稻草,一旦银行抽贷,企业必死。”赵喜子说。

  “曾几何时国内可能有十万家的钢铁贸易商,但这个行业的生态链条因为资金链断了,可能再过两年,贸易商的这一环就不存在了”。在徐乐江看来,钢铁行业的资金链岌岌可危。

  数据显示,2013年相比2011年,中钢协会员企业钢材销售结算价格每吨下降了1026元,巨大的落差也反映出钢铁企业生产经营面临前所未有的困难。

  钢铁行业之所以陷入如今的困境,华菱集团董事长曹慧泉认为,一个重要原因是2008年底国家实施的4万亿投资计划,“由于宏观调控政策出现偏差,极大透支了市场的未来需求,目前包括民营钢企在内的整个行业都在吞食产能扩张的苦果”。

  新环保法致压力大

  在国际钢铁大会上,来自钢铁业内的诸多人士都坦言了所遇到的困境,除了资金外,让他们感到明显的一个变化在于,环保压力正在逐渐加大。

  今年4月,我国颁布了新的《环境保护法(修订案)》,徐乐江表示:“如果严格执行的话,很多企业都过不了这一关。”

  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苏波也在会上表态:工信部将严格把关钢铁新建产能的核准,希望从2013年到2017年年底,压缩钢铁产能8000万吨以上。

  压产力度进一步加大,徐乐江也明显感觉到这一点。去年他和浙江省方面谈关于宁波钢铁的发展,当时双方谈的是400万吨宁钢的品种调整,即使并不涉及产能增量,一年后宝钢与浙江省方面也并没有达成一致。

  就在前不久,宝钢方面宣布将在上海关闭600万吨产能。“我不清楚宝钢这杆红旗在上海还能打多久。”徐乐江表示,目前单是环保压力,就让他连能不能让宝钢上海钢厂保留下来都不敢保证。他坦言自己面临的压力很大。

  对于徘徊在盈亏边缘的钢铁企业而言,环保投入意味着成本增加。“节能可以当期见效,但环保对钢企是两难问题。对于环保,很多企业都在拉锯式徘徊。如果钢企想要长期发展,必须投入环保,节能环保将是钢铁行业发展的关键。”徐乐江说必须经历这种阵痛。

  环保压力之下,北京建龙重工集团董事长张志祥则提出,除了化解产能,还得继续实施大量的兼并重组,提高钢铁产业的集中度。

  建龙集团是中国民生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整合钢铁的四大平台之一,目前已有初步收购计划。不过,建龙集团董事长张志祥称,钢铁抄底仍需要三年左右的时间。

  徐乐江也关注到钢铁整合出现的这一变化。中民投欲对钢铁、光伏、船舶等三个产能过剩的行业进行整合。早在一年前,徐乐江就已开始关注这家新公司的动向,“这对钢铁产业的发展是好事,也有利于推进行业的兼并重组。”

作者:不详 录入:李静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 潞安集团营销总公司()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luanyunxiao@gmail.com 晋ICP备0900917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