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运销党建 >> 党风廉政 >> 内容

“明星官员”的铁窗生活

时间:2014-6-30 10:38:56 点击:

“明星官员”的铁窗生活

南方都市报

广东省阳江市阳东县那龙镇,有着55年历史的阳江监狱坐落于此。如今,这里集中关押了100多名上至正厅级的职务犯,其中不乏“明星人物”,例如茂名原市委书记罗荫国、茂名石化神华股份有限公司原总经理姚志方、茂名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朱育英等。

  这些曾经身居高位的“明星官员”,如今经历着怎样的高墙生活?近日记者走进阳江监狱,试图还原服刑官员的铁窗生活。

  罗荫国:这里没有什么书记

  罗荫国,广东高州人,茂名原市委书记,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2013年8月被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2013年11月入监,入监以来获5次嘉奖,暂无减刑。

  记者:入监已有半年,觉得习惯吗?

  罗荫国:开始入监的时候不习惯,目前逐步适应了。之前在看守所羁押时,一个房间才住两人,环境稍微好一些。新入监时一房间住了17个人,大概住了两个星期,就换到目前的监仓,一共住了14个人。监仓里面没有热水洗澡,对于我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来说,的确有些不习惯,不过现在是夏天,气温高了一些,就还好一些了。

  记者:劳动改造方面觉得适应吗?

  罗荫国:开始会觉得不适应,工作任务重,觉得很辛苦,做工时手指都破了。每天早上6点半起来,吃了早饭,就要去劳动车间工作,要干插灯、插铜刀、拉单边这些活。中午收工以后,回到监仓稍微午休一下,下午再回到车间继续劳动改造。晚上吃完饭,可以集中看电视,10点半以前上床睡觉。

  记者:在监狱里最喜欢干什么?

  罗荫国:看书,看报。每天有两个时间段可以看书,中午劳动改造回来以后,感觉不累的话,就利用午休的时间,看30分钟到40分钟的书,晚上在睡觉之前,还可以看一会儿书。相比过去,在监狱里面看书的时间更多了,过去太忙了,没有空看书。

  记者:在这里看得最多是什么书?

  罗荫国:类别很多,有文学类、历史类、财经类。看得最多的还是古代诗词方面的,我之前一直都有这方面的爱好。各类别的诗词,我都有去看,如果希望看事物豁达一些,可以读李白的诗,如果寻找社会现实的,可以读杜甫的诗。

  记者:据了解,你主动提出不愿调到集中管理职务罪犯的八分监区,这是为什么?

  罗荫国:我入监以后就分到七分监区,这么长时间以来已经适应,就不想再换新环境。还有,八分监区关着不少我的老下属,过去大家关系不错,感觉集中在一起不太好,里面有些干部还很年轻,要他们照顾我的话,这样不好。我在这里只希望安安静静地好好学习、积极改造。

  记者:阳江监狱在押不少茂名籍职务犯罪的犯人,有些曾是你的下属,你们有过交流吗?

  罗荫国:我们之间见面机会不多。我们不住一个监仓,劳动时也不在一起,每天回到监仓,铁门就关上了,因此没怎么见过面。只是之前有一次,在集中吃饭的时候,我见到了杨光亮(茂名市原常务副市长),他对有些情况有个人的看法,我拍拍他的肩膀说,算了,在这里只有服从。也没有刻意地去交流。

  记者:在监狱里面,遇到一些曾经的下属或者熟人,他们会称呼您什么?

  罗荫国:有些还是叫“书记”,我说,不要叫我书记了,在这里都是犯人,没有什么书记。他们说,过去当过书记,一辈子都是书记。还有一些人就叫“老罗”。

  记者:同监仓的普通犯人都知道你过去的身份吗,他们会不会很好奇地问你过去的事情?

  罗荫国:都知道我过去的身份。但我们主要聊的就是一些社会问题、国家时事以及劳动生产方面的事情。别人不主动问我,我也不会去谈论这些事情。我本身是比较低调的人,过去做官就很低调,现在来到这里,大家都是犯人,一样的身份,就更没有什么特别的了。

  记者:曾作为一名正厅级干部,在这里服刑,你觉得职务犯罪的犯人有什么特权吗?

  罗荫国:我在这里没有享受到任何特权,和所有在这里犯人一样,有自己的劳动改造任务。连热水洗澡都没有,哪有什么特权。跟我住在一起的,有杀人犯、诈骗犯、强奸犯,我就和每个普通犯人一样。如果说不一样的地方,就是对我们(职务罪犯)的要求更加严格,一般犯人说的话,我们不能说,一般犯人干的事,我们不能干。

  记者:哪些话不能说?哪些事不能做?

  罗荫国:有些犯人觉得不满的时候,就骂骂娘,我们肯定不能骂,要注意影响。有些犯人素质不高,生活习惯不好,比如随时吐痰。我来这里从来没有随地吐过痰,监狱领导也希望我们在犯人里面起到一些正面作用。因此,我觉得严格要求我们也不过分,毕竟大家都做过这么长时间国家机关的工作人员。

  记者:你在这里服刑,有没有什么期望?

  罗荫国:没有更多期望,也没有怎么想过未来。只想着,过一天就踏踏实实完成劳动改造任务,就算一天了。谁都想早点出去,但光想是没用的。

  朱育英:妹妹问我有没有被打

  朱育英,广东茂名人,茂名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犯受贿罪、行贿罪,被判无期徒刑,2012年9月入监,入监以来,获得19次嘉奖、3个表扬,1个改造积极分子,尚未减刑。

  记者:你之前来过监狱吗?和想象的,有什么不同?

  朱育英:社会想象职务犯在监狱里像天堂一样,家人却想象我们在这里像在地狱一样,其实我们都是普通一员。妹妹来看我,第一句就问在监狱里有没有被打,因为在电视里看到的监狱都很暴力。开放日参观之后,妹妹看到我的柜子里还有鸡腿等零食,彻底改变了看法,虽然没有家里条件好,但感觉还可以,她终于放心了。

  记者:你在这里见到之前领导罗荫国,你“双规”与他有关,你现在有什么感觉?

  朱育英:没什么特别感觉。我做过那些事情(受贿)就摆在那,怪不了别人。我和他(罗荫国)相处很融洽。

  记者:在这里,你最想念的人是谁?

  朱育英:最想念我的父母,他们80多岁。现在小孩都大了,老伴身体也好,我还是最挂念我的服务。

  记者:你在监狱的空闲时间都在做什么?

  朱育英:看书。原来工作的时候,看书机会很少,我现在看看历史书籍,还经常给监狱投稿,写写周围发生的事情。本来我想写本书,但已经剥夺了政治权利,后来就算了。

  记者:你想过未来吗?

  朱育英:我没有想过未来,也没有打算出去(出狱)了。我61岁了,也是病史19年的糖尿病患者。只要在这里过一天,算一天。

  实地见闻

  警察走来罗荫国本能站起

  27日下午3时许,在阳江监狱劳动改造车间里面,罗荫国正埋头干活。

  当警察走到身边时,罗荫国本能地站起身来,弯着腰,微笑示意。警察提醒他坐下,他立马回到座位上继续插铜刀—————制作彩灯的一道工序。罗荫国说,刚开始入监做工曾把手磨破。而现在,他经常可以超额完成劳动任务。

  不远处的另一车间里,朱育英戴着老花镜,坐在车位上做着收线的工作。警察走到朱育英身边,他立马蹲下来,手举过头顶—————这是一种监狱的行为规范动作。

  几年前,罗荫国和朱育英还是身居要职的上下级。现在,他们同样穿着囚服,淹没在忙碌的车间里。

  和其他犯人吃的都一样

  下午4时许,阳江监狱的伙房里一片忙碌。“所有犯人的伙食都按照国家规定的标准,职务罪犯也不例外,都吃得一模一样。”监狱长林映坤说。

  在墙上公示的食谱上,记者看到当日的菜单:早餐是馒头、榨菜和白粥;中餐是花生焖猪肉、炒通心菜;晚餐是丝瓜炒鸭、炒节瓜。这些饭菜均由犯人制作。记者看到,犯人用于切菜的刀上系着铁链。

  罗荫国说,“这里饭菜味道一般,不过我对吃不是特别讲究。”按照他所处的考察级别,每月零花钱不超过500元,他多数用来买烟,每天抽几根。

  罗荫国的被褥叠得如豆腐块

  由于监狱在押犯数量增加,阳江监狱六监区二楼监舍201房,大约15平方米关了14名服刑人员。靠近铁门的下铺床位,“罗荫国”三个字工整地印在床卡上。被褥叠得如豆腐块,三双鞋整齐地摆放在床下面,在床头的心灵园地上他写下了送给自己的话:“清净心看世界,欢喜心过生活。”

  床下有个塑料箱,里面摆着几本书。监区警察说,罗荫国的零花钱除买烟都买书了,他最近刚买了几百元钱的书。在一本手抄本的扉页上,罗荫国写道:“高墙一小草,寂寞迎风雨。唯有羁人疾,惆怅独自知。”

作者:南方都市报 录入:侯伟 来源:网络
  • 潞安集团营销总公司()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luanyunxiao@gmail.com 晋ICP备0900917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