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运销党建 >> 党风廉政 >> 内容

基层干部腐败案件令人深思——“苍蝇”,变形记

时间:2014-7-30 9:41:07 点击:

随着国家对基层建设的投入加大,大量资源“下沉”为某些心术不正的基层干部提供了“可觅之材”。一些惠民政策在落地过程中,由于缺乏有效的监管,也可能被扭曲为权力寻租的工具,直接危害群众利益。加大反腐力度,也要防范这类“苍蝇”。

  两名村干部,竟然利用协助镇政府从事征地补偿工作的机会,用伪造宅基地证、补偿清单等手段,骗取国家安置商品房、搬迁安置补偿款、奖励款,各骗取了67万余元。

  “苍蝇”不大,祸害不小。前段时间,嘉兴市南湖区大桥镇焦山门村村民委员会原主任陈建良和村委会聘用人员张学平,就这样站到了南湖区法院的被告人席上。

权虽小,胃口大

  当陈建良和张学平走上被告人席那一刻,焦山门村的村民们仍然想不通:看似老实的两个人,居然会犯这么大的“错”。

  大桥镇位于嘉兴市南湖区东部。这是一个普通的乡镇,随着嘉兴工业园区建设,这个小镇也渐渐热闹起来,大批企业迁入,农地和宅基地被拆迁,随之而来的,是大批补偿款。

  在村民眼中,陈建良是个勤恳能干的人。他今年41岁,15年前,当时还是毛头小伙的他,就被村民选为村委会主任,之后一直连选连任。

  2010年,陈建良被镇政府选中,协助处理焦山门村土地征用补偿费用的管理工作。被选上的,还有村委会的聘用人员张学平。

  虽然只是协助,但两人的工作非常重要:陈建良负责拆迁农户户数统计、房屋丈量、补偿清单审核汇总等整体工作。张学平负责拆迁农户房屋丈量平面图制作、补偿清单核算制作等工作。

  2010年,焦山门村搬迁工作开始,看到别人家拆迁房屋,拿到一笔笔补偿费,陈建良眼红了。他填了一张补偿清单,谎称他父亲有拆迁房屋。没想到,这张清单居然顺利通过审核,15万余元的国家搬迁安置补偿款顺利到了他手中。

  尝到甜头后,陈建良只恨自己胆子太小,没多报些面积。第二年,他又伪造了一张宅基地证,在上面填了他母亲的名字。当这张宅基地证到了张学平手中时,他一眼就看出了破绽,可他并没有揭穿。

  张学平有自己的“小算盘”。他家不在搬迁范围内,看到别人家补偿款入手,他却没份,心里早就不平衡。“聪明”的他不动声色,只是暗示陈建良,他已发现这件事,一点没有声张,还填写了补偿清单,并在经办人处签字。陈建良又一次成功骗取国家安置商品房、搬迁安置补偿款、奖励款合计52万多元。

  张学平“投桃”,陈建良自然要“报李”。心领神会的陈建良不久后便和张学平合伙,伪造张学平的房屋补偿清单。这次,张学平不走陈建良的“弯路”,索性把面积报得大一点,骗取国家安置商品房、搬迁安置补偿款、奖励款合计67万多元。

  然而,随着事后审核工作的加强,事情渐渐暴露出来。2013年12月,实在顶不住压力的张学平,到南湖区检察院主动投案,并退出全部安置房。随后,陈建良侵吞国家补偿款和安置房的事也被发现。在不久前的庭审中,两人承认了自己的所作所为,悔不当初。

贪念起,底线失

  松阳县古市镇社会事业发展中心原副主任张晓良,竟然把手伸到了老百姓的“保命钱”中。前段时间,他被判有期徒刑10年。

  在古市镇,张晓良负责经手城乡居民医疗保险费。看到身边一些朋友炒股赚了钱,也产生了投资赚钱的想法。但事与愿违,赚钱心切的张晓良投资股票、期货,结果血本无归。

  这时,看到大笔钱掌握在自己手中,他心里痒痒起来。2013年12月,古市镇湖溪、岗下等行政村及社区将99.6万余元的城乡居民医疗保险费打入张晓良的银行账户,他并未及时将钱转交县财政社保账户,而是分多次将其中的99万元投资购买白银现货,剩下的6000余元,用于归还银行贷款利息和平时生活开支。

  可是投资再次失败了。今年4月18日,走投无路的张晓良向检察机关自首。

  有关人士认为,这类发生在基层的贪腐案件,涉案人员官职小、权力小、级别低,但危害不容小觑,因为它直接损害人民群众的利益,很容易引发群众不满。

  在现实中,一些基层单位的“一把手”和有权在手的人,面对上级监督太远、下级监督太软的真空,很容易鬼迷心窍,滑出底线。

  金华市婺城区罗埠镇村级财务代理中心原会计兼出纳章慧红,就是这样一个人。2012年9月,在当地邮政银行罗埠支局工作的外甥女找到她,说有个揽储任务要完成。

  此时,罗埠镇吕家村70万元和宋家畈村50万元的土地征用补偿款拨付到账。为了帮一下外甥女,她先后找到两村的村支书和出纳协商,将补偿款转存到邮政银行罗埠支局。两村的村支书都觉得事情“不大”,居然答应了。

  在村民全然不知的情况下,章慧红将征地补偿款中的105万元取出后,存入以吕家村村支书和宋家畈村出纳的名义在其外甥女所在银行开设的揽储账户上,另外15万元用来支付吕家村征用土地的青苗费等。前段时间,章慧红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4年,其余4人也被法院作有罪判决。

  记者了解到,从近年我省各地公开的查办案件来看,涉及群众利益的规划、林业、农业、环境保护、征地拆迁、民政等多个领域均有违法违纪问题发生。这种基层干部的腐败所涉及的范围较广,严重影响了党和政府在基层群众中的公信力,败坏了党和政府的形象。有关人士认为,对于这样的腐败,应该引起足够重视,不能只顾了“老虎”,忘记了“苍蝇”。

阳光下,潜伏难

  针对这类基层干部腐败案,我省已采取不少措施。在宁海县,各村均已安装“三资”管理信息查询机,村民想了解干部如何“当家”,轻轻一点就能一目了然。村级集体大额度资金支出、集体项目招投标、村级招待费开支、现金管理、报刊限额征订等,纪委都会进行监督,并及时掌握预警信息。

  记者了解到,随着各地对基层组织资金监管的加强,基层干部腐败的空间正在逐渐被压缩,于是越来越多的“苍蝇”把目光转向骗取国家补贴,这也成为这类腐败案件的一个新动向。

  平湖市畜牧兽医局原副局长潘永根在帮助多家农业公司、养猪场、牧场争取国家或省级专项补贴项目的申报、检查、验收等过程中,教唆这些企业申报虚假材料、提供虚假发票,对项目进行包装,套取财政专项补助资金,造成国家经济损失共计125万元,他也从中“收获”了6.55万元。

  有关人士认为,面对基层干部腐败不断“变形”,有关部门应该加强应对,围绕阳光用权、规范用权、权责统一,编织权力运行的制度笼子,凡是有权力的地方,必须做到规范用权,让权力在规范轨道上运行;必须做到阳光用权,确保权力公开运行,接受社会监督。

  前段时间,龙泉市判决了一起潜伏多年的案件。早在2001年,孙建平、谢文生在分别担任龙泉市国土局统一征地事务所原所长、副所长时,龙泉市政府因项目需要对龙渊街道二村征地,他们和当时二村的村支书钟永长、支委兼出纳华新商量,隐瞒了一部分土地,然后虚构征地面积,签订征地协议,骗取征地补偿款26.7万余元。

  知情人士分析,这起案件之所以潜伏这么长时间,就在于当时未能有效公开整个征地过程。

  “当前要特别防范发生在社保、住房、低保、扶贫、救灾救助等领域的截留、挤占、挪用资金以及套取骗取资金、贪污私分资金、优亲厚友等案件,坚持露头就打,以查促防。”这位知情人士认为,此外还要特别关注国家财政专项补贴资金的去向,加强审核,防止串通作弊套取资金。

  ■ 专家观点

  中共中央党校教授林喆:我国目前对基层公职人员的廉政教育和腐败预防存在一定缺失,对反腐败而言,防患于未然往往比事后惩处更重要,对一些级别较低的公务人员要加强廉政教育,将基层的监督和制约机制落到实处。对一些基层关键岗位的人员,要进行定期轮岗,不能让他们在一个位子呆得太久,否则容易形成宗派体系,相互帮忙、相互掩盖腐败行为。另外,还应加强财务审计,不同单位之间,用不同的财务人员来交替审计单位账目。

作者:黄宏 录入:侯伟 来源:网络
  • 潞安集团营销总公司()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luanyunxiao@gmail.com 晋ICP备0900917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