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市场信息 >> 煤炭 >> 内容

部分煤企逆势调高年产目标

时间:2016-4-5 8:58:03 点击:

随着上市公司进入年报披露密集期,大型煤炭企业的“成绩单”亦开始公布。统计显示,神华、中煤、冀中能源、陕煤化等企业计划在2016年内对煤炭产量进行压缩,但亦有同煤、兖矿、山西焦煤等企业调高目标产量。

而此前在国务院公布的《关于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中提出,从2016年开始,用3~5年,退出煤炭产能5亿吨、重组5亿吨产能,同时3年内原则上停止审批新建煤矿项目。

在行业产能供过于求、多数企业主动减产之际,为何仍有企业选择扩张产能?

记者采访发现,企业计划增产的主要动力来自前几年新建煤矿的建成、投产。

从国家层面强调煤炭减产,但对于个体企业而言,扩大生产则意味着能收回部分投资、维持银行还款、稳定员工就业等现实问题。

企业主动减产难

2015年是“最困难的一年”得到了两个指标的印证:近年来惯性上涨的煤炭产量和销量跌下来了。

“煤老大”中国神华在3月25日公布的年报显示,2015年公司商品煤产量为2.809亿吨,和2014年3.066亿吨相比下降了8.4%。煤炭销售量由2014年4.5亿吨下降至3.7亿吨,下降了17.9%。

“预计煤炭需求将呈现下降趋势。煤炭市场仍将延续供大于求的局面,煤炭价格低位波动。”神华在对2016年的煤炭市场展望中称,公司计划2016年商品煤产量目标为2.8亿吨。

据同期中煤能源发布的年报,2015年中煤能源的商品煤产量为9547万吨,同比下降14.6%,煤炭销量为1.37亿吨,下跌了12.6%。中煤计划,2016年商品煤目标产量为8000万吨。

两家在中国煤炭业排行第一和第二的企业在2016年的煤炭产量策略似乎也一致:神华的目标数据几乎和2015年持平,中煤的目标产量下调了16%。

但在不久前中煤举行的业绩发布会上,中煤能源总裁高建军表示,倘若煤价继续回升,公司也会增加产量。另外,公司还有7个在建煤矿,会陆续在明后两年投产。

相对于中煤的低调,更有煤炭企业直言目标是增产。

根据山东兖矿集团披露的目标,计划在2016年实现煤炭产量1.3亿吨,其2015年的产量为1.08亿吨。

“兖矿此前的业务多在山东,对外扩张较晚,收购的陕西、新疆、内蒙古等地的煤矿近两年刚投产,这也将推高集团的煤炭产量。”陕北一位煤老板告诉记者,为了给兖矿的“1号工程”陕西榆林煤制油项目配套煤炭,兖矿在陕蒙基地打造了6座煤矿,煤炭年产量可达5000万吨,现在部分煤矿还在建设中。

山西第一大煤企同煤集团在2015年的煤炭产量为1.81亿吨。在此前该公司召开的2016年煤炭安全生产工作会上,同煤集团董事长张有喜提出,2016年要瞄准一个总目标,即“煤炭板块整体做强做优做大”,要在煤炭产量上实现新突破,计划2016年的产量为1.85亿吨。

山西焦煤集团2015年的煤炭产量为1.05亿吨。根据今年3月该公司确定的 “十三五”计划,到2020年,该公司规划原煤产能达到2亿吨,年均增量就要达到2000万吨。

作为地方大型企业,通过产量增加带动企业收入增加或也是地方政府的期望所在。

记者注意到,3月8日山西省吕梁市市委书记高卫东和山西焦煤集团董事长武华太在座谈中,高卫东提出,当前吕梁经济发展面临着很大困难,希望山西焦煤进一步加快项目建设、投用、投产步伐,推动地方经济发展。

“大型煤炭企业多为央企或地方国企,每年都会背有政府经济指标,创收压力迫使企业大幅减产并不现实。”安迅思煤炭行业分析师邓舜告诉记者,从几家计划增产的煤炭企业看,仍多为新建煤矿产能的释放。

员工分流进行时

根据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的数据,截至2015年底,全国正常生产及改造的煤矿产能39亿吨,停产煤矿产能3.08亿吨。新建和改扩建煤矿产能14.96亿吨,其中约8亿吨属于未经核准的违规项目。

在2015年,全国煤炭消费量下降3.7%,为39.65亿吨。而如果这接近15亿吨的新产能全部释放,不仅对市场供给会形成冲击,与国家提出的“退出5亿吨、重组5亿吨”的“去产能”规划也有所冲突。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煤炭价格出现回升,一些企业的销售也有所回暖。”山西汾渭能源咨询煤炭市场分析师王旭峰告诉记者,今年上半年煤炭价格稳中上涨,预计今年煤价走势应该总体好于去年。所以在此情况下,预计企业会进行自主选择:如果投产的矿井能盈利的肯定就投产,如果亏损就不投产。

“这对于企业而言也是不得已的选择,毕竟增产的煤炭企业必然要面临着更激烈的竞争。”一家大型电力集团旗下从事煤炭销售业务的王先生对记者表示,煤矿建成后一般都需要持续运转,否则面临煤矿开采设备闲置、可能存在塌陷等安全隐患。更为重要的是,煤炭企业建矿花费大量资金,主要目标地还是开工产煤对于企业有一定的“造血”功能——收回部分投资、获得现金流、偿还银行贷款。

而相对于私人煤矿,国有煤炭企业担负着大量的职工就业,安置部分就业也是其维持煤矿生产的重要理由。

中信建投证发布的报告显示:煤炭行业人员分流的平均补偿金额约为15万~18万元/人,以此为标准,产能每退出1亿吨,需分流人员11.1万~13.3万人。

人社部公布了一组数据,此次供给侧改革将有180万职工被分流安置,其中煤炭行业约130万人。按照2015年底煤炭全行业445万人计算,此次分流人员130万约占到了煤炭全行业的30%。

为了摆脱困境,多家煤炭企业正在加快人员分流。兖矿集团颁布了《兖矿集团有限公司关于2016年减员增效工作的意见》,2016年的工作目标是:减少分流各类用工6500人,力争7000人;西山煤电发布了今年转岗分流的指标,计划转岗分流1.25万人,占在册职工人数的15%;2016年平煤股份欲分流达到2万人;按照陕煤化的方案,要在2016年用工总量减少1.5万人。

关于员工的去向,平煤股份部分员工可能进入该公司新成立的合资光伏企业中就职;兖矿集团的缩减人员也将转向新建项目;停薪留职、连续轮休等方式也在不少煤企的分流计划中。

按照政策安排,中央和地方将在职工安置方面给予支持,其中中央财政将拿出1000亿元作为奖补资金用于职工安置,同时失业保险和就业专项资金也将予以支持。

但是更多的企业还在等待。

“还在国家等政策。”陕北一家煤炭企业人士称,企业现在处于半停产状态,在等待具体的补贴政策落地,随后盘算继续生产或拿补贴,哪种更为划算。

作者:不详 录入:李静 来源:中国经营报
本类推荐
  • 没有
本类固顶
  • 没有
  • 潞安集团营销总公司()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luanyunxiao@gmail.com 晋ICP备09009176号-2